首页 English 学界动态 社会法学人 社会法研究 劳动法研究 社会保障法研究 法律法规 实务在线 工具
陈虎:央企副总年薪千万依据何在
日期: 2019年10月19日

央企副总年薪千万依据何在

 

陈虎

 

    伴随中石油高官腐败窝案查处曝光媒体陆续报道称发改委已召开会议,中石油改革将划出天然气管道业务单独立设立公司,中石油或还面临其它方案的拆分或重组。

拆分中石油能够解决国企出路问题,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中石油高官腐败窝案不是因其体量太大,而是因其无法得到有效监督。

相对于中石油股份公司,中石油昆仑能源200多亿元人民币的营业额只是一个零头然而,据南方都市报消息,原中石油股份副总裁兼昆仑能源董事局主席李华林2012年薪酬总计竟达到1387.2万港元(约合1094.7万元人民币)此外,2007年,李华林等昆仑能源高管获得了8000万股管理层激励期权,其中李个人即掌握2500万股期权,当时行权价格4.19港元/股。2012年期权到期时,公司股价最高升至17.32港元/股李华林将从中获得巨大收益。

 如果计入李华林掌握巨大权力而产生的另外贪腐,再计入他在中石油以表面合法形式发票报销开支,另加上中石油给予他的其它巨大福利待遇,一个玩的是国有资产的雇员,实际的年收入何止千万,这与明火执仗抢劫有何区别?央企系统,难道就是李华林一人?而中石油巨额利益的背后,有多少国有资产被以合法和非法手段所瓜分,假如水落石出,或将会是惊天动地的数据。

国资是全体人民的资产,国资经营者只是雇员。国企占用社会最优质资源,享受政府最优惠政策倾斜,经营御赐独家买卖,那你赚的大部分钱,至少要回到国库和回哺民众吧,但事实却恰恰相反。按照央企现在每年实现的2万多亿只上交不足千亿,按照央企出现巨大亏空而雇员毫无对应处罚机制的现状,说明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事实,雇员正在严重的侵害股东的权益,而且,即便是最后真的拉了一屁股屎,只有投入而没有回报的股东,还要去替雇员去擦屁股。

 现行的央企管理机制是,中央组织部、国务院国有资产管理监督委员会、央企本身按照级别差异,分别对央企部、局、处级干部进行任免和管理,国务院国有资产管理监督委员会对央企进行日常的行政领导和指导,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和监察部以及央企内部负责对央企各级领导进行纪律监督,而其中,财政部等部门也穿插对央企资产形成一定的钳制,可以说,还是一种封闭式体制内运行模式。

 封闭式体制内运行模式,决定了央企等国企不可能是市场化经济产物,市场基础元素不具备,国资保值增值目标概念混淆,成败兴衰与企业领导人责任脱钩,尽管其已进行多次所谓市场化改革拆分或重组,但灵魂仍是计划经济转为垄断经济,垄断经济无法透明和强制性竞争,又极大促进了腐败经济滋生。管理部门因各施其职,甚至国资委本身不超脱,央企监管成了一种到处漏风大墙,看似高大无比,实则到处缝隙,政出多头,轻易就被突破,反等于没有设防。

国企改革说了很多年,但一涉及根子上的改革,往往就不了了之。体制内部分人否认“国进民退和国企垄断”,一旦有人说要降低国资比例,就上升到“有颠覆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嫌疑”的高度予以打压体制内的部分人口头上国家安全国家利益讲的震天响,但侵害国资的往往又是这部分人,还蛊惑不明真相民众,以私有化会导致少数人借机不正当暴富为藉口,拖延国企的“壮士断腕”而另外的演变是,没有私有化的国企,同样在经历被少数人不正当掠夺式暴富的过程,而李华林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

出于提供公共服务等公益性国企和基于国家安全的重要资源及国防领域等特殊性国企,是可以垄断的,但其占国企的数量应是极少数的,其绩效衡量主要标准是国家需求、社会便利和满意度及基础成本考核,而剩余的经营性国企,必须打破壁垒,放弃国有控股权,国资退出直接参与以盈利为目的的经营领域,才能保障市场竞争的公正公开公平。这个问题是无法绕开的,三中全会解决不了,三中全会后也要解决。这个问题不解决,把“错装在政府身上的手换成市场的手”就无法完成,无数个李华林的手就必然会伸进来乱摸。

有人或会说,李华林才干卓越,对中石油贡献大,年薪该千万,对其是不是真的“才干卓越和贡献大”是深表怀疑的,国企现在的干部考核制度,很难让“才干卓越和贡献大”者上大位的。另则,美国总统难道比不上李华林,年薪只有300万人民币,国家还不给它福利分房,更别想随便报票,中国国家首脑年薪恐怕连50万都不到;有人或指出,李华林是干企业,可以比美国总统工薪高,这个不是不可以,但需股东选举的董事会同意;有人或纠正,李华林年薪是经过董事会同意了呀,问题是,这个董事会的成员产生,你是经过真正代表广大民众的股东大会推举出来的吗?如果国资委说,我就能够代表了广大民众的股东利益,请解释李华林何德何能年薪千万并享受巨大的其它福利,并提交社会公开讨论。假如这些解释不了,国企改革就永远没有出路,李华林也永远抓不完。

真正解决以上设及的重大问题,一些重大理论问题也要配套突破。社会主义的经济制度,是不是可以把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可否修正为“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其确立过程的意义十分深远,其现实倒逼的情势十分急迫!

(来源:新浪博客)(编辑:崔承超)





本站其它文章:

海淀区总工会召开《劳动合同法》《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学习研讨会 ID:2251806
周开畅 社会法视角中的“工伤保险和民事赔偿”适用关系 ID:2251842
各地加快推进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省级统筹 ID:2251915
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经济补偿操作指引 ID:2252006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论坛暨评选活动”社保受青睐 ID:2252097
陈海威 柴黎平 浅谈工资争议的成因及对策 ID:2252216
百名专家热议中国社保发展战略蓝图 胡晓义出席 ID:2252307
沈同仙 我国劳动基准的实施现状及对策 ID:2252397
第二届全国劳动法实践教学研讨会在南京大学顺利召开 ID:2252678
湖北三地工会为工伤职工索赔百万元 ID:2252826
北京市首次为61岁农民工认定工伤 ID:2252861
女性职场压力过大或易患糖尿病 ID:2253012
女性职场压力过大或易患糖尿病 ID:2253015
逃不开的养老 伤不起的制度 ID:2253070
雇佣关系调整的法律分界—民法与劳动法调整雇佣类合同关系的制度与理念 ID:2253219
双休日变“单休日”“加班常态化”谁来管? ID:2253266
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若干意见的通知(全文) ID:2253291
政协委员呼吁修改《工伤保险条例》 ID:2253364
宁夏:骗取医保最高将处所骗金额5倍罚款 ID:2253503
关于举行第九届中国法学青年论坛主题征文活动的通知 ID:2253609

版权所有 中国法学会社会法学研究会
北京大学法学院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研究所
资助单位:何东舜铭国际文化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eking University Law School
Email: cslnet@chinalawinfo.com
版权及免责声明


网站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