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English 学界动态 社会法学人 社会法研究 劳动法研究 社会保障法研究 法律法规 实务在线 工具
顾昕 新医改能否治愈"看病贵"?
日期: 2019年2月20日

 

新医改能否治愈"看病贵"?

顾  昕

    提要:新医改方案给老百姓带来的好处能否不折不扣地落实,最为重要的是合理控制医保基金的结余水平。说白了,医保的钱要用于参保者的看病治病;留一些结余防范风险是必要的,但结余太多,参保者的医疗保障水平不高,自付比重降不下来,"看病贵"的问题还是不能解决。

    新医改方案公布了。不同的人从中可以读出不同的东西。但是,老百姓关心的,无非就是"看病贵"的问题如何解决?

   很多老百姓认为,"看病贵"的问题很好解决。让公立医院便宜就行了。其实,这条路是走不通的。公立医院的医疗服务和药品都便宜了,其中的医护人员必然收入会降低。这样一来,事情就会变得更加糟糕。一来,医护人员没有积极性了;二来,医疗行业对年轻人缺乏吸引力,聪明人不愿意学医了。无论发生何种情形,都会使"看病难"越来越严重。

   让公立医院低价运行但又不造成上述恶果,唯一的办法是政府砸大钱。但是,这样一来,还是会出现问题。一来,政府到底砸多少钱才够呢?没谱儿,这是一个无底洞,不差钱的事情是没有的。在我国的香港地区,老百姓到公立医院看病治病收费极其低廉,但是现在也搞不下去了,也要推进"新医改"了,其要点就是要引入医疗保险。二来,公立医院旱涝保收了,其积极性如何调动呢?于是,政府必然要派一大堆领导干部去检查、去评比、去督促。整天检查、评比、督促,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更何况,谁检查、评比、督促检查者、评比者、督促者呢?假如检查者、评比者、督促者与被检查者、被评比者、被督促者搞一些潜规则,那就更加乌烟瘴气了。

   实际上,世界各国,从撒切尔夫人上台之前的英国,到前苏联,到中国改革前的公立医院,只要是政府以行政化的手段把公立医院养起来,不管养的钱多不多,够不够,公立医院的表现都不好。一般来说,医疗服务排长队是家常便饭,看病治病是很难的。倘若实行公立医院行政化的地方不允许民营医院存在,那么情形就会更加糟糕。这也难怪我们医疗界的一些人大代表居然说"看病难"根本不是问题,因为"看病难"几乎是全球性的问题,在发达国家和地区也不例外。

   总而言之,新医改方案没有采纳公立医院低价运行的建议,也就是不推行全民公费医疗制度。新医改方案采纳的是全民医保方案。只要人人参加一个医疗保险,"看病贵"的问题就可以缓解甚至得到解决。

   医疗保险的基本运作是参保者平时缴纳保费,看病治病时只需支付医药费用的一小部分,而医药费用的大头由医保机构向医疗机构支付。医疗保险的作用是把生病者的医药费用风险进行分摊,即在健康的人和生病的人之间分摊,也在患者的生病时段和健康时段分摊。

   理论上,医疗保险可以市场化。但是,商业医疗保险的保费可能很贵,很多人负担不起,而且还有不少健康风险较大的民众(例如老年人)根本无处可以投保。因此,政府主导基本医疗保障体系的建设,推进公立医疗保险,确保每一个人都能参加医疗保险,是非常重要的。参保者参加公立医疗保险的保费,无论如何是不贵的。更何况,如果低收入者仍然无力参加公立医疗保险,政府可以为他们埋单。

    这正是新医改方案最为核心、最为明确、最具有操作性的部分。实现全民医保目标的具体措施,就是完善现有的三大公立医疗保险,即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以下简写为"城镇职工医保")、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以下简写为"城镇居民医保")、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以下简写为"新农合"),加上城乡医疗救助制度,共同组成基本医疗保障体系,分别覆盖城镇就业人口、城镇非就业人口、农村人口和城乡困难人群。

    新医改方案已经明确,到2011年,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全面覆盖城乡居民;具体而言,就是在3年内使城镇职工医保、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的参保率都提高到90%以上。从理论上说,全民医保意味着每一个人至少参加一种医疗保险;但借鉴世界各国的经验,只要医疗保障体系的覆盖率在95%以上,一般均可认定为全民医保的状态。中国要实现全民医保,或许需要五年的时间。

   为了推进全民医保的实现,也就是吸引老百姓参加医保,政府会提供参保补贴。现在,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的最低政府参保补贴水平为每人80元。新医改方案明确,从2010年开始,也就是明年,补贴水平将提高到每人120元。当然,老百姓的缴费水平也会稍微提高一些。

   医保的钱多了,其支付水平就高了,参保者看病治病时的自付额就低了。新医改方案实施之后,从2010年开始,全国的城乡医保机构有望每年筹来大约5000亿元的钱。如果从宽来计,哪怕其中的80%用在参保者身上(另外20%用于风险防范),那么每年医保机构可为医院付账4000亿元。医院的收入即便提高一下,这笔来自医保的付账足以实现医保付大头、民众付小头的目标。也就是说,全民医保之后,老百姓看病治病时自费的比重将大幅度降低,估计可降到20-30%。

   这就是新医改方案给老百姓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好处。这些好处能否不折不扣地落实,当然有待于地方政府的有效施政。尤其是医保机构,任重而道远。最为重要的是合理控制医保基金的结余水平。说白了,医保的钱要用于参保者的看病治病;留一些结余防范风险是必要的,但结余太多,参保者的医疗保障水平不高,自付比重降不下来,"看病贵"的问题还是不能解决。幸运的是,新医改方案对于医保基金的结余控制问题,也给出了明确的说明。

(来源:中国法学网)





本站其它文章:

林嘉 论社会保障法的社会法本质 ——兼论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的关系 ID:2664675
戴相龙 全国社保基金坚持长期投资、价值投资、责任投资 ID:2664901
奥运期间北京8成企业多样休假 ID:2664931
灾区劳动者异地就业给予职业培训、交通和社保三种补贴 ID:2665047
北京将出台政策规范企业劳务派遣行为 ID:2665132
如何应对金融危机对就业的影响 ID:2665244
2008年十大劳动争议案件点评 ID:2665251
中国拟建立规范完备的儿童权利救济保障机制 ID:2665280
章群 牛忠江 劳动争议仲裁与司法诉讼之衔接分析 ID:2665283
《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09—2010年)》(上) ID:2665299
第二届全国劳动法实践教学研讨会在南京大学顺利召开 ID:2665523
劳动合同法修正案草案已征得意见建议334804条 ID:2665818
孕期变岗位 双方需协商 ID:2665832
晚育女工怎样休产假 ID:2665918
广东东莞农民工大病年度最高可报20万元(图) ID:2665974
三亚:农民工爬上40米高塔吊讨要21万元工钱 ID:2666131
赵艳生:实习期间遭遇伤害不属工伤有失公允 ID:2666146
论被派遣劳动者社会保险权利的法律救济 ID:2666318
事业单位养老改革试点五年为何进展缓慢? ID:2666405
北京市出台首个公务员职业道德准则 ID:2666435

版权所有 中国法学会社会法学研究会
北京大学法学院劳动法与社会保障法研究所
资助单位:何东舜铭国际文化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eking University Law School
Email: cslnet@chinalawinfo.com
版权及免责声明


网站统计